首 页 | 新华字典 | 成语词典 | 文言字典 | 诗词速查 | 汉语词典  

 思路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

维护和平,反对不义的战争

和平的环境有利于经济发展

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

恐怖主义和分裂势力威胁着世界和平

维护和平需要全人类的共同努力

维护和平需要实力

和平才能有互惠互利,战争往往两败俱伤

对战争的深刻反省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

 名言

把人类的聪明才智用到正经地方,别用到互相杀戮上。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和无数次局部战争造成了几千万人的死亡,小心这些亡魂的眼泪会造成地狱发水,漫溢到阳间来,淹死杀戮制造者的后代。——周大新

谁杀人的本领再高强,上帝都不会给他褒奖。——周大新

战争是地狱之子,和平是艺术的保姆。——莎士比亚

做好战争的准备是保持和平最有效的办法。——华盛顿

金钱是战争的筋骨,和平是财富的源泉。——拉伯雷

和平优于战争,是因为和平时儿辈埋葬父辈,战争时父辈埋葬儿辈。——培根

战争是强迫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克劳塞维茨

战争在你愿意时开始,却并不在你乐意时结束。——马基雅维利

战争的先决条件是:以好斗为惟一美德,以求和为惟一耻辱。——萧伯纳

所有的母亲都憎恨战争。——贺拉斯

要进行战争只有一个借口,即通过战争我们可以生活在不受破坏的和平环境中。——西塞罗

从来就不存在好的战争,也不存在坏的和平。——富兰克林

不为战争和毁灭效劳,而为和平与谅解服务。——黑塞

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老子

战争来临时,真理是第一个牺牲品。——约翰逊

建立一个国家靠的不是梦想,它最终总要诉诸血和铁。——史文明

对那些需要战争的人来说,战争是正义的;对那些失去一切希望的人来说,战争是合理的。——李维

和平是理智的杰作。——缪勒

世界和平是今天最宝贵的财富。——卡里略

没有一个伟大的国家能长久保持和平,假如没有外敌存在,那么就会发生内在的敌人。
——佚名

皇帝动刀枪,百姓遭了殃。——俗语

宁做太本犬,不做乱离人。——民谚

一个国家只有在战争时期才会处于和睦状态。——佚名



 经典素材

获和平奖的美国总统
(以实际行动致力于国际和平)

2002年10月11日, 挪威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宣布: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获得2002年诺贝尔和平奖。卡特获奖的原因是“为表彰他几十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为国际冲突寻找和平解决方案、致力于增进民主及改善人权以及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他将获得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00万美元)的奖金。

詹姆斯•厄尔•卡特,习称吉米·卡特,美国第39任总统。卡特在担任美国总统期间,中美两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在这4年间,卡特的调停和斡旋工作为以色列与埃及达成戴维营协议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一贡献本身就足以让卡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0年前,卡特设立了卡特中心,通过这一机构,卸去美国总统职务后的卡特一直穿梭于几大洲对各种国际冲突提出解决方案。此外,卡特还在全球范围内无数次选举中担任观察员。为了与热带疾病作斗争,卡特一直在多个相关领域进行努力,他还致力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和进步。事实上,在诺贝尔和平奖100年的历史当中,有几个问题一直相当引人关注,而卡特一直在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而且他的行动非常有效和积极。2002年5月,卡特访问古巴,并与卡斯特罗举行会谈,是自古巴革命胜利以来第一位访问古巴的美国离任或在位的总统,为改善美古关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日益猖獗的日本右翼势力
(否定历史将成战争隐患)

在东京街头,经常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右翼团体的宣传车鼓噪而过,令人仿佛回到了二战前,而这就是已进入21世纪的日本首都东京。近年来日本右翼团体活动猖獗,在日本朝野的影响力也有扩大之势,新版历史教科书通过审查、将钓鱼岛灯塔收归政府等一系列行为都有右翼团体的身影。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至今,右翼势力否认、歪曲和美化其侵略历史的谬论肆意泛滥,为军国主义战犯招魂的政治丑剧连年不断,政治右倾化日趋严重。战后美国对日本实行单独占领并包庇大批战犯,50多年来日本一直没有反省和清理对外侵略的历史。同时,右翼势力从20世纪50年代起就利用舆论公开掩饰、否认和美化侵略罪行,使日本多数青少年只知道本国遭受过原子弹的轰炸,而对日本当年为他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却全然不知。此外,加之大批主张彻底铲除军国主义的进步人士横遭迫害,在战争问题上,日本社会被搞得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右翼团体组织从20世纪60年代的400多个增至今天的900多个,其成员达12万多人,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鼓吹皇国史观,否定侵华战争,反对道歉。1995年8月,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议会都通过了追悼死难者、美化侵略战争的决议,参加阻止“不战决议”在国会通过的签名者达近百万人。否定历史就容易重蹈覆辙。日本不断增加军费开支,加强军事实力,现已成为一个潜在的令人担忧的军事大国。

和平鸽的来历
(在战争中呼唤和平)

毕加索,西班牙画家,西方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20世纪杰出的艺术家之一。毕加索有两大爱好,一是喜爱画画,二是喜爱动物。由于他对动物的珍爱,他笔下的动物常常是祥和美好的,而且形态异常生动。有一次,一位法国老人来找他,涕泪纵横地向他说了一件悲惨的事(法国当时正被德国人侵占)。一天,老人的小孙子把一群白鸽放出去玩,但是,其中一只小白鸽很久都没有飞回来。小孙子心里惦挂着,就跑到楼梯上眺望。突然,他看见蓝天上有一个小黑点。啊,是小鸽子回来了!小孙子马上拿出红布条使劲地挥舞,好让小白鸽认出自己的家。不幸的是,巡逻的德军看见了,以为他在给法国游击队发信号,便发疯似的跑上楼,把小孙子从楼顶上推下去,接着,又把飞回来的小鸽子打死了。老人泣不成声地请求毕加索给他死去的小孙子画一幅画。毕加索悲愤交加,他含着眼泪画了一幅画。画面上,一只可爱的小白鸽口衔橄榄枝,正张开洁白的翅膀,自由自在地飞着,飞着……看过这幅画的人,都说这幅画代表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心愿。从此,鸽子成了毕加索许多作品的主角。1950年,毕加索为世界和平大会画的画,就叫“飞着的鸽子”,它把和平的愿望传播到世界每一个角落。后来,人们便把鸽子叫做“和平鸽”。

毕加索的《格尔尼卡》
(用绘画抵抗暴力)

西班牙巴斯克省的历史名城——格尔尼卡,在西班牙内战中,遭到法西斯德军的突击,全城被炸为一片瓦砾,死伤数千人,而且大多是老弱妇孺,出离愤怒的毕加索要以画笔为枪来抵抗不人道的暴力行为,于是绘制了这幅著名的壁画《格尔尼卡》(普拉多美术馆藏)。

画里面没有飞机、坦克、枪炮,只有牛、马、女人、灯等,毕加索把象征性的战争悲剧投入蓝色调中,那浅青、浅灰在黑色调的对照中表现正义的极点,它聚集了残暴、痛苦、绝望、恐怖的全部意义。这木然屹立的公牛、濒死嘶鸣的马、仰天狂叫的求救者、断臂倒地的士兵、抱着死婴号啕大哭的母亲、吓得发呆的见证人……都有象征意义。在西班牙一般人心目中,斗牛场上出现的公牛,往往代表着妖怪、恶魔等黑暗势力,所以毕加索以牛来代表着无视人民疾苦的残暴政权,但是,在斗牛士的攻击下,公牛最终难以逃脱死亡的命运;马象征着不屈服于公牛的人民,他们是对抗暴政的主力军。战士虽然已经倒下,但他仍然紧紧地握着那柄剑与象征着生生不息的精神花朵,表达了人民的复仇的决心和决战到底的精神。这幅巨画是毕加索为以进步和平为主题的巴黎万国博览会绘制的,曾到英国、美国等其他国家巡回展览,引发了全世界热爱自由、拥护民主人士的共鸣,画家还声明要将该画捐赠给结束佛朗哥政权后的西班牙祖国,所以这幅画已经超出了单纯的抗议,而成为政治斗争中的一种文化示威,甚至成为文化对暴力的一种对抗。

爱因斯坦的反战立场
(追求正义,追求和平)

爱因斯坦一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他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希望人类得到永久的和平。他一生中发表了很多反对法西斯战争、声援各国人民正义斗争的文章(包括声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这位著名的科学家,不仅对人类科学事业做出划时代的贡献,他的反法西斯的优秀品格也一直为人传颂。在1932年11月,希特勒上台,德国政府命令正在国外讲学的爱因斯坦立即回国,爱因斯坦置之不理。德国政府竟悬赏两万马克捉拿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毅然辞去了普鲁士科学院院士的职务,在普林斯顿研究院安顿下来,进行研究工作,他在那里度过了22个年头,在这期间,当他得知德国正在将核裂变用于军事的危险变为现实时,便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写信提出警告。在德国战败后,爱因斯坦又两次致函罗斯福,要求禁用原子武器。他晚年一直进行着反对发展核武器和争取人类和平事业的斗争。

死囚犯获诺贝尔奖提名
(拒绝暴力,珍爱和平)

斯坦利•威廉斯在美国黑社会中曾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就是他创立了令洛杉矶人谈之色变的黑帮组织“克里斯普”。如今,因犯杀人罪而被判死刑的威廉斯已经蹲了20年的监狱。也许是良心发现,威廉斯近年来开始现身说法,劝告青少年不要涉足黑社会。瑞士联邦议会议员马里奥•费尔提名他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让威廉斯自己都大感意外。费尔说,他之所以提名威廉斯,是因为他了解到,威廉斯参与创建的一个反黑社会犯罪的网站“街头和平网上计划”在瑞士的索马里年轻移民中有相当大影响。该网站同时向其他5个国家的青少年提供反暴力犯罪的咨询服务。此外,威廉斯还著书劝告青少年不要误入歧途,并将卖书所得捐给了反黑社会犯罪的团体和机构。

威廉斯的简历上血债累累,1979年,在洛杉矶杀害了一名年仅17岁的超市服务员,不久,在一家汽车旅馆行窃时杀害了华裔移民一家3口。1981年,威廉斯被判死刑。由于美国死刑的司法程序烦琐复杂,威廉斯在狱中等待死刑执行已经整整20年。也许是良心发现,他开始在狱中著书,告诫青少年不要步自己的后尘。在最新完成的《铁窗生涯》一书中,也流露出深深的悔意。虽然劣迹斑斑的威廉斯不可能获奖,但有人提名就是无上的荣光,从中可以看到人们痛恨暴力,渴望和平与友爱的真诚之心。

海湾战争综合征患者
(战争的后患无穷)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大举入侵科威特,那一天正是26岁的孙渤作为中国驻科威特使馆商务随员到达科威特的一年零一天,就像千百万战争的亲历者一样,孙渤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昔日的海湾明珠变成了人间地狱,孙渤的身体开始出现不适,戴着口罩,憋气。无力,喘气,氧不够,就无力。无力就暴躁。累的时候,站着说完了,躺在地上。躺在地上,氧气多一点。憋的脸发红,咳嗽。小便全是浓黄色的。在此期间,孙渤看到了因海湾战争大量使用含放射性元素的武器,有10万海湾老兵得怪病的报道,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病可能并非简单的空气污染所致。随着海湾战争结束后大量病人的出现,媒体开始披露,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所用武器中的放射性物质,会对人的生理系统造成严重损伤,并把由此引发的症状统称为“海湾战争综合征”。1992年,孙渤自费到了美国、英国等参加海湾战争的国家,也没能找到治疗的办法。根据医学检测,他身体的许多生理指标都已失常,他的病历上写着“海湾战争综合征”的诊断;但由于国内病历很少,至今没有根本医治的办法。孙渤的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呼吸系统、生殖系统全都遭到严重破坏,上不能孝敬父母,下断子绝孙,中年孤身一人,什么事都做不了,欲哭无泪。

感动中国的王选
(为了和平与正义必须战争罪行)

2002年8月27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驳回了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的赔偿请求,但在判决中首次认定日本侵华细菌战的罪行。有人说,日本人脑袋里最顽固的一颗螺丝钉松了。集结民间的力量,拨开历史的黑幕,王选,这位外表柔弱的热血女子,和她身后的180名原告一道,成就了一段黑白分明的历史。

1995年,在日本求学八年的王选准备赴美国深造,一则关于细菌战受害者要求赔偿的报道和一张照片,改变了她的生活。这是3个即将充作试验“材料”的中国人,相隔60年,他们目光中流露的恐惧与无助,依然让王选泪流满面。1997年细菌战中国受害者索赔诉讼原告团成立,王选被推举为总代表。王选的号召力,使国内外众多媒体投向了这一群满身历史创伤的老人,和那段充满血泪的历史。7年里,王选一直在不停赶路。民间力量本来就松散脆弱,再加上战前战后,日本销毁了大量战争罪行的证据,致使调查异常艰难。王选踏破铁鞋寻访当年731部队服役的士兵,取得了大量第一手证词。1996年,在细菌战头目石井四郎的墓地前,王选的一番话令人难忘。“石井四郎,你在细菌战中犯下的罪行,从现在开始,要在中日两国人民的努力下进行审判。”27次赴日开庭,犹如27次重大战役,指挥是一位女子,兵马是一群年逾古稀的病弱老人。值得欣慰的是,这场马拉松式的正义诉讼,让许多日本人知道了从教科书上学不到的日军的战争犯罪事实,世界上进步的力量以及年轻的一代,已经开始广泛参与介入,在诉讼判决之前,正义已经赢得了最广泛的支持和尊重。

阿拉曼的士兵墓地
(缅怀战争死难者,珍惜和平)

从埃及首都开罗出发向北100多公里,就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主战场阿拉曼。 1942年夏天,德意军队攻占了利比亚的托布鲁克,盟军被迫撤到埃及北部地中海沿岸的阿拉曼地区。10月23日,“阿拉曼战役”打响。盟军在英军元帅蒙哥马利的指挥下,炮兵和空军展开强大攻势。号称“沙漠之狐”的德军元帅隆美尔临危受命,最终没能挽回轴心国军队的颓势。

在阿拉曼战役50周年的时候,两军统帅的后代曾聚首英国伦敦,握手言欢。英军元帅蒙哥马利之子在纪念讲话中呼吁要“铸剑为犁”,和睦相处;时任德国斯图加特市长的隆美尔之子则引用《罗马书》的词句说,“憎恨罪恶、坚持美好、友爱兄弟,以同所有人和平地生活在一起”。阿拉曼有三块著名的墓地,分别是“英军墓”、“德军墓”和“意军墓”。来到阿拉曼的游客一般都到墓地看看,尤其是“英军墓”,这里安葬着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希腊和印度等同盟国的将士。平坦的黄沙上整齐地排列着一排排墓碑,其中最著名的一句墓志铭是“对于世界,你不过是一名士兵;而对于我,你却是整个世界”。在这一简短的话语中,不知蕴涵着亲人多少的哀痛与悲伤,也让后人深深感到战争给人类心灵带来的创伤。第二次世界大战遗留的大量地雷阻挠了阿拉曼的发展,埃及因此被联合国列为受地雷威胁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目前仍有数千万枚地雷没有排除,威胁着当地民众的生命安全。

德国的忏悔
(牢记历史,维护和平)

在德国柏林市中心繁华区的一块草坪上,竖立着一块牌子,漆黑的底板上书写着几行黄色的大字:“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的恐怖之地”,下面是包括奥斯威辛集中营在内的一系列第三帝国时期集中营的名字。它提醒着人们永远不要忘记德国纳粹的罪行。

德国教育法规定,历史教科书必须包含足够的有关纳粹时期历史的内容,学校教师必须对有关纳粹专制的历史进行深入讲解,特别要讲解关于集中营和大屠杀的内容。除历史调查课外,德国中小学在其他教学活动中非常重视培养学生对纳粹历史的认识,《安妮日记》是时事课的必读书目。德国议会还于1994年通过了《反纳粹与反刑事犯罪法》,不准以任何形式宣传纳粹思想,使用纳粹标志的行为继续受到法律严格禁止,即使是否认德国在战时曾对犹太人及其他人进行过大屠杀暴行的言论与行为也将受到严惩。经过几十年不断地反省自责,德国主流社会开始形成一种共识,那就是永远铭记这段恐怖的历史,永远记住纳粹法西斯的罪行,并要把这种认识世世代代地传下去。2005年1月27日,是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60周年,德国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在这些活动中,人们几乎都能看到德国政要的身影。它清楚地表明,德国战后对第三帝国野蛮与黑暗历史进行了深刻反省,对纳粹所犯暴行和罪恶进行了真诚忏悔。


 意林故事

“相信我能够感化他”

在一次香港小姐的决赛中,为了测试参赛小姐的思维速度和应对技巧,主持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难题:“假如你必须在肖邦和希特勒两个人中间,选择一个作为终身伴侣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 其中有一位参赛小姐是这样回答的:“我会选择希特勒。如果嫁给希特勒的话,我相信我能够感化他,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就不会发生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家破人亡了。”

和平时期的勇敢

人们可能会说:人在战争时期比在和平时期更为勇敢。

我们则认为不然。倘若勇敢需要去杀人害人,那只是残酷;拯救生命才是真正的勇敢。成千上万的勇者每天都在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帮助别人或使人免遭伤害:勇敢的医护人员不避致命的疾病,救死扶伤;勇敢的学子为了增进人类的知识在进行带有危险性的实验;无数机车工程人员为了救护乘客而甘冒死亡的危险;海员们总是勇敢地迎接海洋和风暴;勇敢的消防队员随时都在准备牺牲自己,从燃烧的建筑中救出幼小的儿童;而每年夏天,都有勇敢的青少年甘冒生命危险去救援溺水的同伴。请永远牢记:救助他人才是勇敢,而不是伤害他人!(《勇敢》查尔斯·弗莱彻·多尔)

暴力的痛苦

有一个少年,看到电视上的大流氓身上都有刺青,心里很羡慕,他决定在身上刺一条五彩金龙,龙头刺在胸前,盘过肩膀、背部,缠绕一圈,龙尾巴则是在右小腿的后面。少年对自己的设计感到非常得意,不远千里找到了一位刺青大师。大师听完少年的构想,也不禁赞佩少年的勇气,因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做全身的刺青了,何况刺龙刺凤是最细致的艺术,要刺上几万针才能完成,一般的流氓也要分很多次才完工,而眼前的少年却说:“不要紧,您在一天里帮我完成吧!”大师对少年说:“刺一条龙需要许多时间做事前准备,你一星期后再来吧!”一星期后,少年依约前来,看到大师把工具、刺针、棉花、颜料一字排开,有等身长,少年吃了一惊:“刺青需要这么多工具吗?”大师叫他趴在床上, 用酒精灯烧过的针,蘸了颜料,往少年的右小腿背扎下去。“呀!”少年惨叫一声,从床上跳起来:“好痛呀!大师!您刺的是哪一个部位?”“是龙的尾巴。”大师说。“别刺尾巴了,尾巴好痛,先刺别的部位。”少年说。大师再次叫少年趴好,以炙过酒精灯的针,蘸了颜料,往少年的背部刺下去。“哎呀!”少年再度惨叫,从床上一跃跳起:“好痛呀!您刺的又是哪一个部位?”“是龙的爪子。”大师说。“甭刺爪子了,先刺别的部位,不如龙身不要,只刺龙头好了。”少年说。大师叫少年翻过身躺好,往少年的胸前刺下去。“哎哟!”少年惨叫着坐起来:“痛死了啊!您刺的是哪一个部位?”“是龙的牙齿。”大师说。“别刺了!别刺了!没想到牙齿这么硬的地方也一样的痛呀!可不可以先刺龙的角?”大师笑起来,将手上的针丢在盘子里,说:“从来没有遇过来刺青的人,只刺了三针就喊停的,痛的不是龙,是你的身体,刺在任何地方都一样痛的。”不知刺青痛楚的少年,腾龙驾雾的梦破灭了,但是在回家的路上,他想到:“原来,流氓要忍受这么大的痛苦,刺青还是最轻微的,被枪射中、被刀砍杀而死在街上,痛楚还要百倍于刺青,还是好好的做人比较划算啊!”想到这里,他开心地唱着歌回家了,就好像坐在云上一样。

 应用与创新

和平与稳定的代价

新加坡人将欢庆独立36周年。年长者都深切体会了崎岖的建国历程,可是年轻人又怎么看自己的国家呢?对任何国家来说,稳定都是不可多得的资产。但是,对于像我这样的年轻新加坡人(我今年22岁),稳定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我可以说是出生在太平盛世。每一天,我都能带着一份安全感起床。我们的空军毫无疑问的,会保卫我们家园的领空,就如电视广告中所说的那样。走在大街上,我也不必担心停在路边的车辆,会突然间爆炸;至少我不认为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我已经变得自满,甚至因此对周遭的事物变得漠不关心。当然,有很多人也和我一样。自从新加坡在1965年前途茫茫的情况下独立以来,政府便努力不懈,为国家争取经济繁荣和国际认可。在建国的道路上,我们甚至获得了几个“第一”。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是全球最佳机场之一,从1997年到1999年,新加坡游轮中心连续3年,被英国刊物Dream World Cruise Destinations选为最佳客运港。我们这一代,在国家不断取得显著成绩的情况下成长。1950年马来族群和欧裔人,因为荷兰籍女子玛丽亚抚养权问题发生的种族暴动,我们只从书本中得知。20世纪四五十年代因为政治问题造成的罢工潮,我们也只从研究文章中略知一二。但是,我们没有亲身的经历。我们只是时常被提醒,不要让动乱的历史重演。只是,50年前让当时20出头的人,为他们的理想奋勇向前的激情,在这一代同年纪的人身上,几乎已经不存在。

我们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我们无法让自己付出更多关怀。可叹的是,这却是稳定、和平的代价。